您的位置: 文山信息网 > 科技

阴阳同修 4287.第2435章 掌握主动

发布时间:2019-09-25 23:23:54

阴阳同修 4287.第2435章 掌握主动

楚易的声音不大,但是其声音却是透过了整个北郊,所有人都在回味着楚易的话,只是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不对劲。

赵无极娶了安国公主殿下,完成婚礼,自然就算数。

赵无极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娶安国公主殿下,完成婚礼呢?

诸人的心头浮现出这个念头,随即不少人咧开嘴笑了。

楚易的意思很明显,除非是赵无极死而复生,完成婚礼,那样才算是真正的完成婚礼,否则的话,根本不算!

即便是赵国有惊天之能,死而复生应该是办不到的,既然如此,那公主殿下,自然是不会去你赵国皇城!

回过味来的人,不禁大感好笑,没想到楚候除开他的仙术武学极为犀利,他口中之语,亦是无比的犀利。

魏武心头不由大感好笑的同时,心中亦是有种爽快的感觉,他本身心眼也是极小,先前赵统那种将他戏耍的感觉,他可是没有忘记,如今楚易如此回复,更是让他出了口恶气。

确实,我父皇是答应了这个婚事,但是你有本事,让赵无极活过来,完成这场婚礼,那么我魏国的公主,才算是嫁给了你赵国的皇子,否则的话,终究还是差了这份礼仪。

名不正,则言不顺。

这么一来,我魏国公主去你赵国皇城,不然的话,那算是什么事?

不少人皆是暗自点头,即便是贾穆之,卫宋两国使者也是暗自点头,楚易的回复,虽然说隐隐有调侃对方之意,但是却不得不说,说到了点子上。

赵统此刻的脸色,就犹如这阴沉的天空,黑得要命。

楚易的回答,让他有种郁闷的想要吐血的感觉,不能够说楚易回答的不对,但是那话语里的意思,却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虽然楚易的神情显得一本正经。

但是正因为这样,才更让人有种难受的感觉。

“楚候,你这句话,未免有些对我赵国已经死去皇子不敬,要知道虽然皇子的死,只是误杀,但是这也您所为!难道楚候想要让我赵国不惜一切代价与魏国一战?”赵统的脸色无比的难看,他的言语也显得冰冷了下来,若是这句话传扬开来,自己没有什么反应的话,那么自己将有大麻烦。

当然如今自己的麻烦,恐怕已经不小了。

赵统的心中无比郁闷的同时

阴阳同修  4287.第2435章 掌握主动

,亦是在思考着对策。最终他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孤注一掷,决定以这种强硬的口气说话,以此来威胁楚易,威胁魏武,威胁魏国!

毕竟现在魏武可是没有真正的掌握魏国权力!

若是这般无礼,那么我赵国不惜一战,至于你魏国敢不敢接呢?

若是不敢,主动权应该会再度回到自己的手上。

赵统的目光看向楚易,又看向魏武,等待着他们的回答。

赵统这番话,讲的极为直接,其威胁的意味极强,此言一出,不仅是魏国百官为之变色,那些大罗金仙强者无不皱起了眉头,下方的百姓与修者,皆是脸色变得无比的愤怒。

贾穆之露出饶有兴趣的神情,卫宋两国的使者则是眼中流露出几分欣喜之色。

唐鼎与苏定芳两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出彼此眼中的无奈,那魏武无比难看的脸色,不时的看向他们两人,显然也是被这句话给弄得,忽然有些慌了手脚。

这魏国的新君,有大志向,但是却没有相应的能力,虽然处理过政务,但是那时候,老皇帝尚在,有他镇着魏国,魏武就如同温室里的花朵,没有经历过大风浪,也没有下过大决断。

所以此刻才会如此慌乱。

因为魏武的内在,还是多于恐惧。

此刻魏武的心情,也确实如唐鼎与苏定芳所料想的那般,先前他是觉得痛快,但是现在却有种痛苦的感觉。

赵国如此直接,以武力作为威胁,看清了他如今的实质,并未掌握魏国的兵权,在魏国最为薄弱的时候,打算给予魏武猛烈一击!

你敢与赵国开战么?

这般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丝毫不给魏武任何面子,丝毫的缓冲时间。

答应送公主去赵国,那么魏武的威望,在民众心里的地位,必然下降,但是若是不答应,如今的魏国能够面对赵国的铁骑?

这是一个选择题,魏武有点六神无主。

心中更是暗恨楚易这个时候,去招惹对方作甚!

“你要与魏国开战?”楚易淡淡的说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赵国国君的意思?国之大事,这般轻言,赵大人能够承担这个后果么?”

楚易的言语,依旧不咸不淡,他的目光平静的让人觉得像是一面湖泊,没有丝毫的涟漪。

赵统的眉头微微一皱,这句话的威胁意味无比的明显,楚易却是这般回答,那么真实的答案是,赵国国君并不想战。而他亦是不能够代表赵国国君赵胜做主。

这个楚候,言辞果然犀利,竟然看出了自己的弱点。

赵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这就要看魏国怎么想?我自然希望两国能够维持昔日的友好,但是君王一怒,伏尸百万的事情,想来楚候应该极为清楚。”

“说来说去,”楚易的嘴角忽然浮起一丝笑容,他的目光看向赵统,“赵国也不想战,不过是想威胁我魏国么?”

赵统闻言一滞,他忽然感觉楚易的棘手,在这接连的对话之中,自己始终无法掌握话语的主动权,这可是作为礼部尚书,这么多年所从未有过的事情,有些事情,在政治上,大家彼此互相试探,一方可以漫天叫价,另一方自然也可以坐地还价,可是这楚易吧,说他不懂,他偏偏都懂,可是却又不按常理出牌。

将说有事情,说的如此通透,那么岂不是连那遮羞布都不留,这样怎么谈?

“楚候此言差矣,我赵国没有威胁魏国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赵统强制压下心头逐渐的升起的不满,淡淡的说道。

“我魏国先皇陛下,今日举行葬礼。”楚易开口说道,“你等使者前来吊唁我魏国上下,自然会感到感激,这是礼,你们对于先皇的礼,但是无论是晋国,还是卫宋两国使者,却不像你这般,在我魏国先皇的葬礼般,以言语威胁我魏国上下,你难道不知道我魏国之怒么!”

你难道不知道我魏国之怒么!

楚易的声音越发剧烈,那最后几字,宛若天空轰鸣的雷音,震得天地发响!

不少强者的脸色皆是一变,楚易竟然有如此能耐,实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那能够引动天地元气,甚至与天空那闷雷之音相互契合,仿佛天地与他契合的能力,以一个先天境界的强者,能够做到?

这一点是不可能的!

不少人的目光流露出惊奇的神情,看向楚易的目光,也是变化不定。

借雷音,天地之势,以此来表态!

那震耳发聩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响,赵统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那卫宋两国的使者亦是如此,至于魏国上至国君,下至平民百姓,却在此刻精神不由为之一振!

有人在魏国的地盘,在先皇的葬礼上,向我魏国挑衅!

我魏国怕么?

答案自然是很简单。

别有所图者,心惊胆战,为魏国者,无不感到无比的振奋。

“赵国人,滚出去!”一声怒喝从赵国修者的口中传来,随即无数声怒骂声响起,整个北郊传来一阵阵斥责之声!

所有的魏国民众与修者,在此刻都变得无比的愤怒。

你们赵国人来我魏国,不仅胡乱指责,竟然还敢威胁我们老魏人!

活腻歪了吧!

这是在场所有魏国人都感到发自内心的愤怒。

赵统慌了手脚。没想到他最后的手段,反而被楚易这句话引导之下,彻底的激怒了魏国上下!

卫宋两国的使者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这正是他们所乐于见到的事情,魏国与赵国的不和,将使得魏国的西部,也将面临危机,只要他们回到国内,将这件事情汇报给国君的话,只要私底下与赵国有联系,那么将会让魏国面临多方的攻击。

三国一同瓜分魏国,这么一来可以减轻他们两国的压力,甚至到时候,可以彻底的覆灭魏国,而根本不需要那魏国二皇子!

魏武的目光注意到了卫宋两国使者嘴角的笑意,这让他的心中一个咯噔,他隐隐感到几分忧虑,只是看苏定芳与唐鼎没有开口,他也是明白,这个时候魏国上下,甚至包括平日对于他不甚满意的中立派,还有魏国二皇子原本派系的人,此刻都是愤怒的怒斥赵统,他即是欣慰,又是担忧。

这么一来,此事在场这么多人,想要低调处理是不可能的,这么一来的话,对于魏赵两国之间的同盟,往日的友好,恐怕将会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他想要开口说什么,却看到唐鼎,轻轻对他摇了摇头。

眼前的局面越发的不受控制,苏定芳与唐鼎对视一眼,苏定芳的声音微不可查的传入唐鼎的耳内,“似乎有人在推波助澜。”

唐鼎轻轻点了点头,“如此也好,将各路牛鬼蛇神引出来的话,我们倒是不用担心有人藏在暗处。”

驻马店治疗阳痿费用
驻马店治疗阳痿医院
驻马店治疗早泄方法
驻马店治疗早泄费用
驻马店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