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山信息网 > 科技

吴仁宝儿子晒中国第一村成绩单传统工业普遍

发布时间:2019-11-30 13:44:22

吴仁宝儿子晒“中国第一村”成绩单:传统工业普遍遭遇瓶颈(图)

当年,吴仁宝凭借敏锐的政治洞察力和企业家冒险精神,打造出闻名天下的“中国第一村”。如今老人离去,在传统工业普遍遭遇瓶颈、村内资源已经穷尽的情况下,这个中国新农村的典型往何处去,令人关注。

今年省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转型”和“创新”跻身关键词。要考察这两个主题,有“天下第一村”之称的华西村,无疑是绝佳的观察对象,尤其是在“后吴仁宝时代”。

当年,吴仁宝凭借敏锐的政治洞察力和企业家冒险精神,打造出闻名天下的“中国第一村”。如今老人离去,在传统工业普遍遭遇瓶颈、村内资源已经穷尽的情况下,这个中国新农村的典型往何处去,令人关注。和富有演说魅力的父亲不同,华西村“新掌门”吴协恩较少面对媒体。此次省两会间隙,省人大代表、华西村党委书记吴协恩接受了扬子晚报独家专访。

不变的是成绩

扬子晚报:现在的华西村究竟怎么样?

吴协恩:很不错、超乎预期。

60多个企业,只有1个没盈利

去年3月18日,老书记吴仁宝过世,扬子晚报在现场看到,很多华西村民悲伤异常,不少人都有失去主心骨的茫然感。外界更有舆论传出:“天下第一村”的牌子还能扛多久?

支柱产业下滑怎么办?

村内外的人,都将目光聚焦在吴仁宝的第四子、华西村“新书记”吴协恩身上。当时,刚刚失去父亲的吴协恩,公开接受采访时,只表达了一个意思:“老书记虽然过世了,但生命不等于呼吸,重在精神延续。”

从这句略显官方的回应可以看出,在吴协恩心中,后吴仁宝时代的华西村,仍会沿用吴仁宝的做法。

然而,当下的社会和50多年前华西刚建村时已不可同日而语,就是和奠定华西基业30多年前比也已天翻地覆。摆在吴协恩面前的各种复杂的情势看起来个个都很棘手——诸如村内自然资源几乎已经穷尽,华西村的支柱产业如钢铁、纺织等利润严重下滑。

第一份成绩单“很不错”

“现在的华西村究竟怎么样?”见到吴协恩之后,扬子晚报首先抛出的就是这个问题。

不少人都想知道,后吴仁宝时代的元年,这个天下第一村的成绩单。

“很不错”、“超乎预期”,吴协恩用了两个词回答,“年终盘点,各个企业不仅均完成了预定指标,总体还超了4.03%,集团可用资金26个亿。”

吴协恩介绍,2013年以来,华西的经济形势良好,集团下属60多个企业,除了一家传统企业不盈利外,其余都是盈利的。

他略显自豪地向描绘了当下华西集团的商业版图:西部以重庆为中心,北到西藏、新疆,南到云南、贵州,开发矿产资源;南方以深圳为中心,做高科技产业和文化产业;中部以湖北为中心,辐射全国,开发城市建设项目和农产品[-0.13% 资金 研报]批发市场……

这些事情看起来和华西村本土没什么关系,却是华西村2013年业绩的最大贡献者:主要利润来自于旅游服务、金融投资、仓储物流、远洋海工、农产品批发市场及矿产资源。“三产服务业对华西整个集团的利润贡献率,已经超过六成。”吴协恩说。

变化的是观念

吴协恩:(父亲)那一代人真是冒着蹲监狱的风险去改革,现在国家鼓励我们创新。

从偷办投资公司到转型物流

吴仁宝离去之后,“新掌门”吴协恩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堪称优秀。然而,和吴仁宝时代相比,吴协恩手下的华西已经换了“里子”。转型看起来很大胆,所谓金融投资、仓储物流、远洋海工等,对农村人而言“望而生畏”。

当年背着父亲办投资公司

吴协恩的解释是,现在的时代已非父亲当年那个年代。他回想起父亲1969年偷偷摸摸办小五金厂的历史,“那一代人真是冒着蹲监狱的风险去改革,现在国家鼓励我们创新。”

言语间,吴协恩对父亲充满尊敬,但他又肯定地说,“不能用老一辈的方式做现代的事情。”

吴协恩讲起了2005年和父亲的一起“冲突”。当时看上海要打造国际金融中心,于是他决心进入金融行业,但老书记吃不准这个行业能不能赚钱,感觉华西村没这个能力。

吴协恩采用了吴仁宝当年的方法来“对抗”父亲——他悄悄办了个金融投资公司。“我心里是有底的,传统五大行肯定满足不了市场需求,留下的空间只能是民营资本去填补。”

结果,当年年终盘点,吴仁宝发现集团多了个有几千万利润的企业,吴协恩“负荆请罪”,详述来龙去脉。充满智慧的吴仁宝自然点头同意,“老书记的一大优点就是不固执。”吴协恩说。

今年村里要建文娱中心

其实,吴协恩理解父亲最初的不同意。吴协恩说,传统工业是父亲毕生打造的心血,又是让华西村成名的基业,父亲自然对其充满感情,这一代企业家信奉“看得见、摸得着”,吴协恩至今记得,吴仁宝生前没事就喜欢到厂里走走。

“但现在的经济很多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吴协恩解释自己为何要变,“如果还坚持用老一套,那就不是老一辈的错,而是我们年轻一代的错。”

据吴协恩介绍,今年,在金光闪闪的金塔和满街威严的石狮等带有典型华西村风格的建筑中间,他还准备建一个现代化的文化娱乐中心,“这是村民集体协商的结果,之前不断有村民反映,晚上除了看电视、睡觉就没事干,有了这样一个设施后,大家可以去打打球、娱乐娱乐。”

新书记的声音

现在的时代已非父亲当年那个年代,不能用老一辈的方式做现代的事情。

如果还坚持用老一套,那就不是老一辈的错,而是年轻一代的错。

我不拿奖金只拿基本工资

“华西如果10年前没有转,而是现在转,那一定会很难。如果现在还不转,等到10年后再转,那一定难上加难。”吴协恩这样介绍自己学习省政府工作报告的体会。

这就是“60后”吴协恩的转型观。“过去靠胆量,现在靠胆识。什么叫胆识?既要有过人的胆气,又要有超前的意识。”

吴仁宝终生未改的习惯就是坚持看联播、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读报,老人借此来把握时代脉搏,并精准拿捏。吴协恩重复着父亲的路,“最喜欢看和财经消息,午夜12点档的都会关注,一天不看就不舒服。”

吴协恩也希望自己能够形成正确的预判,这是他与吴仁宝相比的不变之处。

他说:“老书记创造了一个好的品牌,比如说‘华西村’这三个字,用好了就是百亿、千亿,用不好就是一个零。”

吴协恩说,自己知道未来华西的发展,那些该坚持那些该放弃。对于社会关于华西村的各种质疑,吴协恩有个标准——看这个声音是否符合华西村大多数人的利益,如果错了他就得改,如果没有错那一定会坚持。

“我自身的奋斗目标,就是要把老书记身上好的东西先学好。我给自己定了‘三个一’”,吴协恩说,对自己有“一个要求”:从2013年开始,我不拿奖金,只拿基本工资;有“一个理想”:把华西打造成一个“城镇化的旅游城,宜居化的生态城,现代化的新市城”;有“一个心愿”:老书记过世后,我们村内有的同志提出来,以后不再叫我“新书记”,叫我“吴书记”。我的意见是,还是叫我“新书记”。一是听起来比较亲切,二是我的工作才刚起步。

我期待有一天,村民们也能喊我一声“老书记”!

人物
移民留学
创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