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山信息网 > 游戏

新聞人談職業尊嚴

发布时间:2019-10-12 15:38:14

  当下的中国,呼唤职业的尊严如同呼唤阳光一样,紧迫而又庄重媒体人、学人需要重申自己的道德自觉,发出作为公共知识分子职责的 高尚的不满 ,恪守职业底线,寻找新的共识人對職業尊嚴的訴求,并非個體私意恩仇,而是與公民的尊嚴須臾不可分割因此,有了如下这些让人振奋和感动而又形态各异的声音

  郭宇宽

  (清华大学博士后研究员)

  公众知情权是人的职业尊严的出发点,一个社会只要承认公众是有知情权的,那么从事这个行业的就一定有尊严要是不谈公众的知情权,那就谈不上的尊严,我觉得这种共识正在慢慢地形成

  社会上经常有所谓 名记 、 大牌 的说法,而现在国内被我们称作 名记 的人,不是法拉奇不是克朗凯特,甚至连范长江都不像,往往只是到处忽悠,或者在荧屏上混了个脸熟而已这是很恶心的,社会印象上把这个职业和演员的游戏规则混为一谈一个的口碑一定是建立在他(她)忠诚地维护公众知情权的信誉上尊严不是要来的,而是自己去维护和争取的

  媒体必须用职业化的态度与专业化的水准,来维护公民知情权,即发表完整的、准确的、不偏不倚的报道,向公民传递他们需要的信息,以免公权力受到谣言的拖累这是媒体的职责,亦是媒体的尊严所在

  范以锦

  (暨南大学学院院长)

  我们自己要有尊严,要让人家尊重我们,要先自尊自尊,对传媒人来讲,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传媒人要坚持的真实性,要讲真话,不做虚假的报道如果不讲的真实性,那么当民众的利益需要我们维护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勇气去维护真实性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采访不细致,搞失实的报道,还有一种是政府发布假,我们就跟着发布虚假的报道第二,要自尊,就必须要讲究职业道德,抵制不正当的商业利益的诱惑,不能别人用金钱收买你,你就编造假,或者是为了某种目的来采访,支持一部分人,打压一部分人接受了利益的诱惑,就没有了尊严,没有了道德,没有了公正第三,要有尊严,就要有事业心,要有良好的表达技巧,如果传播的工具用得不好,水平很低,那么就失去了神圣,也就不会有尊严

  贺延光

  (资深摄影)

  和宣传是两码事,作为媒体人,刚从事这个工作的时候,我们所受的教育就是做宣传工作者但是实际上,和宣传完全是两码事,客观公正,这是它的首要属性,而不是为了某个集团的利益,以高尚的名义,做龌龊的事但是我们过去以 革命 的名义,以 人民 的名义,做了很多荒唐事,这种教训我们应该吸取

  我们做,并不是为了得奖,为了哗众取宠,我们是要把重要的信息传递给读者,传递给社会实际上有很多时候, 纪律 和媒体人应该负的是相悖的现在, 工具论 喉舌论 不像过去讲得那么响了,但是这种影响一直存在对读者负责、对事实负责、对社会负责是根本的,不能变成对上级负责、对领导负责

  展江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在纷纭世事中厘清复杂关系,摆脱流行偏见,表现职业勇气,揭示事实真相,揭露谎言谬说就个人素质而言,一个好的人应有服务公益的职业价值观、批判性思维、独立判断和调查技术

  光

  (清华大学传播学院副院长)

  随着互联的发展带来的商业竞争压力,导致报道准确性和真实性的大倒退,界道德底线在大幅度滑坡数字化的络传播带来的信息更多的是个人化的:个人的观察、个人的活动、个人的观点和个人的信息传统媒体的是公共信息的守门员,有一套职业的操守和职业的做法而今天的传播活动更多的是个人化的,任何使用数字媒体的人都可能是一个潜在的络写作者

  从的采集、分发、定义到的结构,我们看到数字媒体的优势在于的易得性和广告的廉价性但是,络世界的直接挑战的真实性在络世界里,真实性不是第一位的,的第一时间报道是第一位的结果,的定义发生了变化,不再是真实、透彻、可信、原始的由于今天的受到巨大的生存压力和发稿量压力,没有时间更没经费去做真实的原始资料的采集和调研结果在报纸上,我们很少看到一手采写的原始

  长平

  (南都传播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人的职业尊严,来自他对业的认同和追求媒体不是公权部门,但它又具有公共属性;它通常也是企业,但是又不能附会纯粹的商业逻辑因此,也有其职业特性,那就是要有更多的社会正义感和理想主义假如这种追求遇挫,人的职业尊严就会受到伤害丧失尊严的,就可能沦为宣传喉舌或者商业枪手

  我也曾经被人抢夺过录音机和采访本,这本身并不伤害尊严伤害媒体尊严的是抢夺者是公权力的掌握者,他以权势对你构成威胁,让你不敢反抗,甚至不敢声张每当参加一些较高级别的会议,领导在台上一本正经地说废话甚至错话,下面的媒体人不敢发笑,而且还假装认真地记笔记,我都会为这个职业感到莫大的羞辱

佝偻病O型腿早期怎么办
通心络胶囊治疗颈动脉斑块有效果吗
哪种钙片好吸收
心动过速好治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