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山信息网 > 时尚

灭噬乾坤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一顿饭等到天亮

发布时间:2019-09-26 00:54:58

灭噬乾坤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一顿饭等到天亮

玉兔昏黄,将从西方坠落,半亩翠竹,月影婆娑,竹叶缝隙间,偶尔淅沥落下几点月霞,清晨的风吹来,竹叶哗啦啦的响起。

房屋的门半掩,老榆树下,石桌沾上几滴晨露,屋内昏黄的灯光摇曳,似乎下一刻便会熄灭。

即墨推门而入,只见屋内放着一张木桌,桌上丰盛的菜肴已冰冷,却未动半筷。

李煜正坐在桌边,手中捧着一本古书

灭噬乾坤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一顿饭等到天亮

,单手撑着额头,昏昏欲睡。

即墨心头一震,划过一道难名的暖流,似乎,这个场景很能拨动人心弦。

许是开门的声音惊醒李煜,他扶住额头看来,见是即墨,匆匆站起身,道,墨仙长,你回来了。

又看向桌上的饭菜,尴尬道,什么时间了,未想等着等着便睡着了。

寅时。即墨道。

寅时李煜许是还未睡醒,嘴中默念了一次,才大惊道,此刻是寅时了!

他急急推开木凳,大声道,若伊,墨仙长回来了,饭菜已经冷了,你快去热了拿来。

唤了几声,却未见半点回应,不由脸色一变,不悦道,这丫头怎么回事,莫非是睡着了!

随即尴尬看向即墨,笑道,仙长要不再等等,我去叫若伊那丫头。

即墨摇头,道,不用了,李叔还未吃晚饭?

晚饭李煜微愣,抹着头大咧咧道,早吃过了!

话音未落,腹中却传来一阵咕咕怪叫,不由老脸一红,抹着脑勺不语,顿了片刻,道,我还是去叫若伊那丫头吧。

再等等!师李姑娘也等了一晚?即墨看向桌上完全冰冷,却毫未动过的饭菜,不由想到今日早晨之事。

不错!李煜收敛笑容,正色道,我看着这丫头长大,从未见过她如此。说实话,这丫头性子太冷了些,有时连我也敢不理,像这两日来这般失神,还从未见过。

时间还早,李叔先去休息吧!即墨屈指一弹,一道光华落入李煜体内,驱散他的饿意,唤醒他的倦意。

李煜张口紧打哈欠,拉开房门,道,时间还早,墨仙长也去休息片刻!

即墨点头,看着李煜关上房门,转身看向李若伊的房间,只见那房门拉开半道缝隙,似乎有人正透过缝隙看来。即墨淡笑,正要回头,神色却凝住。

他急步走到李若伊屋前,推门进入,只见那少女瘫坐在地,满脸煞白,嘴唇无意识的在颤抖,蒸腾的寒气从她头顶冒出,如同白烟。

即墨蹙眉,急急走到李若伊身后,并指点出,掐出手印,将灵气炼化为暖流,输入她体内。

此刻,若再说李若伊与嫣然没有关系,即墨绝不会相信了。

每日黎明全身泛寒,这正是玄阴圣体的表征,他不知后来的嫣然可否还发作过,但昔日,她数十次发病,都是即墨陪伴渡过,这种体质的特点,他再熟悉不过。

未想到,李若伊竟也是玄阴圣体。之前,若说是因她与嫣然有相同的容貌,且身世几近相似,即墨才将她当做嫣然的话。

那此刻,即墨已几乎把她当作嫣然,甚至他笃定了,李若伊便是嫣然!

不过,他很快便苦笑否决,李若伊已在这个世界生活十余年,与嫣然年龄相仿,怎可能会是嫣然。

除非嫣然能某时生活在紫薇极道星,某时又来到帝皇霸道星,但显然,这并不可能。

即墨炼化全身灵气,悉数渡入李若伊体内,为其驱散寒冷。他已不比当年,入虚五重天实力全部施为,李若伊只是凡人,片刻后,便悠悠醒转,转头向后看来。

即墨截下一段热流,让其继续温暖李若伊的身体,然后轻轻收手,道,李姑娘,你醒了?

李若伊点头,回眸道,你都看到了?

这十数年来,苦了你了。即墨点头,并未否认,尽管李若伊不是嫣然,但他的语气依旧很温和,担心声音稍大,便会将眼前的人儿惊走。

你的那个师姐是否也有这个毛病?李若伊斟酌问道。

即墨点头,道,这不是毛病,这是体质。

你说我会是你的师姐么?李若伊垂头,声音很小,像是蚊语,耳畔烧起两朵红云,臻首垂到胸口,最近,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中我变成了另一人,我有一个师弟他叫即墨。

即墨怔愣,看向李若伊,感到她的身影完全与嫣然重合了。

不过梦很快便醒了,梦中的情形,许多都记得不再清楚。李若伊笑了笑,站起身,向屋外走去,饭菜凉了,我去将它重新热一下。

你不要多想,那只是一个梦。走到门口,她转头,道,以后外出,记得早些回来,我会做好饭菜等你。

即墨身躯大震,双目失神,看向已到屋外的李若伊。

他此刻竟只剩下一个念头,天大的事塌下来,似也轮不到他管,只要有李若伊相陪,此生足矣,任何事,似都不能再动摇他这个决心。

许久后,他才怅然回神,世上真有同样的花么?嫣然与李若伊,难道都仅仅只是冥王分身?若说二者没有必然的联系,他都不愿相信了。

或许,李若伊便是失忆的嫣然,毕竟即墨能从沉默之海来到这异域星空,为何嫣然不可?

或许,李若伊便是嫣然,有个声音在即墨心中呐喊,一颗种子种下,很快发芽,即将成为参天大树。

饭菜很快便被重新温热,即墨帮助李若伊从厨房端到院中。

此时旭日破晓,柔和的曦光恰好跃过屋顶,落到即墨二人脸上,即墨抬起手,习惯性的为李若伊擦掉额顶的香汗,等到擦完,才是愣住,似乎,李若伊没有反对。

他抬头,看向翩步走进屋内的李若依,唇角轻轻扬起。

很快,李煜便走出屋,撑起懒腰,猛然发现即墨正望着他,老脸涨红,灰溜溜的钻进屋洗脸去了。

李若伊缓步走到桌边坐下,提起竹筷,默不作声的小口吃起来,连半点声响也未发出,即墨也启筷不语,大快朵颐,没有多少顾忌。

此刻,那老榆树上露珠晶莹,恰有一滴玉露压弯叶头,滚下尖端,坠进树下的古井。

嗒!

古井中,水面不再平静,以那滴落的露珠为中心,向四周散去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恰如即墨此刻的心情。

一顿饭无语,饭罢,李若伊依旧去收拾碗筷,即墨本想起身帮忙,却被她轻笑着拒绝了。

墨仙长,你觉得若伊这丫头如何?李煜悄声问道。

即墨微愣,道,李姑娘人很好,烧得一手好菜,性格温柔细腻,谁若是能娶到她,乃是千万世修来的福气。

那墨仙长以为,我若是将她许配给你,你会接受么?李煜再小声问道。

即墨心头大动,复又矜持笑道,我与李姑娘相识不过两日,这如何当得

其实他已经意动,如果有可能这似乎也不错,这可算得上是明媒正娶了!

李煜佯怒道,莫不是以为若伊配不上你,这十里八村,你去问问,哪个小伙子不想把若伊娶回家?

即墨大汗,李若伊嫁给凡人?这种事,他永远都不会让其发生。

李煜若真敢这样做,他非要一榔头把这老家伙撂倒在地上,然后打他个七荤八素,管他是不是李若伊的二叔。

李叔,这凡乡僻壤的俗子,岂能配得上李姑娘。即墨咬牙切齿。

李煜大笑,道,墨仙长想多了,其实我也只是说说,若伊这么乖巧的丫头,我可舍不得把她嫁出去。

即墨顿时无语,忍住将李煜揣上两脚的冲动,取出酒壶,倚靠古井坐下,静静看着院中的李若伊,偶尔将伊人看的羞怯进屋,他也懒得收敛目光。

艳阳高升,鸡鸭都出笼,李若伊端着一盆杂谷,向出散去,顿时引起一阵哄抢,即墨目光凝住,看向一只大公鸡,抹嘴道,这鸡绝对有料,今晚把它宰了。

李若伊花容失色,李煜举起手中的诗书,作势要砸即墨的头顶,但终未敢砸下去,尴尬道,我看你头上有只蚊子,没想到它又飞走了。

即墨也不点破,这一日,他再未走出去,他的心宁静了,从未有哪刻,他能如如今这般,感到生活已满足,无需再改变。

这一日,李若伊走到哪里,即墨都远远跟着,不求同行,但求远望足够。

期间,他又发现那条秃毛大黄狗,由于心情大好,直接给那大狗丢了一只洪荒异兽,甚至割了十数斤龙肉。

那大黄狗满意吃了,转头看了即墨一眼,冲破空间离去。

日头西斜,鸡鸭回笼。

突然,鸡笼中传来一阵嘈乱,鸡毛乱飞,李若伊玉脸沾尘,额上略带几滴香汗,轻声娇喘,从鸡笼中提出一只大红公鸡。

那公鸡羽毛折断,饱受折磨,高傲的鸡冠软绵绵的耷拉在头顶,垂头丧气,似已知晓接下来的命运。

即墨微怔,心中划过一道暖流,这只公鸡,好像有些熟悉

几百年修真,又哪能比得上片刻温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可信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正规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贵不贵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如何走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